Skip to main content
推荐文章:不要再转锦鲤了,98.8%的人告诉你,没用!
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
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谷雨数据 | 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2:00:32

点击查看原文
不要再转锦鲤了,98.8%的人告诉你,没用!

不要再转锦鲤了,98.8%的人告诉你,没用!

谷雨×知微数据 谷雨数据

再过一两天,众人羡慕的支付宝锦鲤信小呆,就要开始环游世界了。


这位26岁的天津姑娘通过转发支付宝抽奖微博,成为了三百多万人中运气最好的那个,她不仅将大多数人的中奖梦变现——被巨额红包砸中,现在又要开始过大家羡慕的生活了——不用上班、到处旅游。



“锦鲤”这个幸运的代名词,在2018年彻底火爆,被千万人转发传播。


从杨超越因在音乐选秀节目《创造101》节目中表现不佳,却依然能取得较好的成绩,而被网友调侃为“锦鲤”,到9月29日,支付宝推出中国锦鲤的抽奖活动,锦鲤声量在10月高达3亿多。这次活动带动了全网的锦鲤热潮,众多商家和个人纷纷效仿,创造了多次破纪录的传播。获奖者信小呆也被奉为锦鲤,其个人单条微博互动量高达173万。



那么转发锦鲤的都是哪些人?大家都在求什么?实现的有多少?后来出现的炖锦鲤派又是怎么回事?


通过对一万六千多名拜锦鲤用户进行分析,我们发现,“迷信”的竟是这群人。


女性占比高达八成,海外人士更迷信


女性用户占比高达81.5%,这与我们的“固有印象”也形成了重叠,“女性似乎更加迷信”。即在一般印象中,女性相较于男性更加感性,分析能力更为薄弱,在遇到困难或者迷茫的时候,更可能选择拜锦鲤这种非科学性的方式。


印象中,海外党多是那种聪明、优秀的高学历人才,接受过海外的顶尖教育,至少不迷信、不无知、不盲从,但是在转发锦鲤这件事儿上,海外党居然比国内人还积极,占比竟高达8.5%,而江苏、北京、广东等发达地区也不甘落后,转发量也都在6%以上。



那么大家拜锦鲤的目的是什么?为什么经济水平越高反而越“迷信”?


就目前社会环境来说,这些地区的人压力更大,还有那无处安放的焦虑,拜锦鲤带来的,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

对于海外用户来说,或许是因为对家乡的思念,或许是因为与朋友和家人的距离,拜锦鲤已经衍生成这个圈层的新型互联网社交方式。


除了美食、旅游、娱乐等核心标签,星座命理、星座运势等都是重要标签。星座,作为新时代的迷信活动受到许多人的青睐,与锦鲤一样,许多人认为这种“玄学”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或许我们可以大胆猜测,信星座的与拜锦鲤派人群高度重合。



既爱江山也爱美人,拜锦鲤如拜神算命


在一万六千名拜锦鲤用户中,除去未有明确指向的,我们将近万名用户所求进行分类,数据分析显示,63.2%的用户求的是学业和工作,求财富和爱情的用户次之,占比分别为10.9%和10.2%。此外,健康、中奖等也在热门祈求之列。



从热议高频词来看,“保佑”“拜拜”“还愿”等词提及率都较高,拜锦鲤派对于活体锦鲤的虔诚可见一斑。此外,“考试”“考研”“暴富”“男朋友”等词也与上述分类相符。



当高频词具体到一件事情,我们会发现,拜锦鲤与传统的拜神、算命等似乎“职能”重合。


艾瑞克哈姆曼曾研究表示:“我们发现,迷信能增加人们在实现目标时的自信。在特定的环境中,增强自信可能会带来更好的表现。”当考试、考研、面试来临,拜锦鲤,这种心理暗示增加了成功的概率。


拜锦鲤的人千千万,来“还愿”的仅有1%?


在拜锦鲤样本用户微博文本中,用“还愿、太灵了”等词进行检索,仅有1.2%的用户表示在拜锦鲤后实现了愿望,前来“还愿”。


在网友提及的还愿内容中,考试相关的占比最高,达27.0%,工作以19.7%的占比位列第二,表示中奖的用户占比达14.8%,这与拜锦鲤派所求大致相同,但从整体还愿人群比例上来看,可是十分地低了。


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在许愿中,爱情占比低于财富位列第二,但是从还愿情况来看,仅有5.7%的用户表示心愿达成。只能说爱情这件事,锦鲤也帮不了你啦。



拜锦鲤不成要炖锦鲤?


随着日益增多的各类锦鲤,当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均被占领,甚至转发了那么多锦鲤,却一点好运都没有,网友开始不胜其烦,“炖锦鲤”的“梗”也随之而生。


我们将这部分对锦鲤文化厌烦或者迟迟不被锦鲤眷顾的人,称为“炖锦鲤派”,分析这类人群画像发现,女性占比为55.0%,远低于“拜锦鲤派”,相对理智的男性群体参与了对拜锦鲤派的吐槽。



而在地域方面,北京、江苏、广东占比均高于海外,其中北京占比最高,为12.3%。


拜锦鲤派PK炖锦鲤派


从拜锦鲤派到炖锦鲤派,一方是自娱自乐、重在自我安慰的小姐姐,一方是理智、不迷信的小哥哥,到底是拜锦鲤派有理还是炖锦鲤有理?


且听两派各有什么观点:


拜锦鲤派:


可我转发她的意义就在于她真的幸运过,而我每次人生重要的节点都在阴差阳错失败。艰难度日好多年,转发就想给自己点安慰,也许明年就不再那么惨的。大概你也是现在过的顺利所以还能写出这样的文章,我们这些被运气差折磨的人转个锦鲤就该被扣个焦虑的帽子?


我想想说说我自身的感受,我也转发了,也改名了,但并不觉得这有啥,有的人天生运气真好,但不代表这种人没有,我不粉那个,我转发不过就是秉着自娱自乐的态度,安慰自己,人跟人不能比,也许可能我们奋斗一辈子的终点,不过只是人家一个起点,条条大路通罗马,但真的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。


出世有出世的冷静,入世有入世的狂欢。其实大家都转得很开心,感觉锦鲤会变成新一代图个好彩头的象征物。


炖锦鲤派:


有时即使你很努力很优秀,也不一定能够达到你想要的东西。我不把这个叫运气不好,我觉得这就是人生吧。可悲的是现在的年轻人整天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媒体也老是推崇这种日常迷信,可能是大家都既迷茫又渴望成为锦鲤吧。我从来没有转发过这些,因为我压根不相信。


对于推崇锦鲤的人,要么是跟风要么是对生活现状不满却又无能为力的人。


炖锦鲤派觉得拜锦鲤派盲目相信虚无缥缈的东西,拜锦鲤派觉得自己不过是自娱自乐,自我安慰。当活体锦鲤“一地金啊”被扒,这种争执显现得愈加明显。


不管转发锦鲤的理由是跟风还是自我安慰,就像有网友所说,“出世有出世的冷静,入世有入世的狂欢”,拜锦鲤带来好运可能并不具有科学依据,天上也不可能每天掉馅饼。互联网冲浪图个开心,认真你就输啦。


锦鲤是怎么火的?


虽然锦鲤在2018年大火,热度高达34735万,可是在2011年,提起锦鲤,大家只会想到“鱼缸”“金鱼”“鱼池”“观赏鱼”,与转发、好运还基本不沾边。



从一条观赏鱼到众人膜拜的对象,锦鲤的变迁之路到底是怎样的?


2011年12月,锦鲤成为营销号素材,吸引了许多求好运的网友。@天堂漫画册等情感类营销号多次发布“浅红的锦鲤能带来幸福,要不要转一发”,都能获得千级转发。


2013年5月起,更多知名营销号加入锦鲤的“推广”中,各种段子层出不穷,影响力逐渐扩大,锦鲤文化正式从小众人群扩散至大众。


同年7月,“锦鲤大王”单条微博“关注并转我子孙锦鲤图者,一月内必有好事发生”互动量高达1203万,该微博至今仍在被转发。经众多营销号的密集洗脑,人们对于转发锦鲤带来幸运的刻板印象逐渐形成。


到2018年锦鲤彻底火了,除了可以转发“锦鲤”,网友还开始转发杨超越,转发奚梦瑶,转发魏璎珞,转发信小呆,甚至“转发这个周立波,永远都有人想养你”。



那么为什么锦鲤在2018年火了?


除了营销号炒作,锦鲤大火背后,也反映出人们生活压力大、焦虑的现实。


论文《Superstition and Economic Threat:

Germany,1918-1940》发现,人们的工资水平越低、失业率越高、整个社会的工业生产越低迷,迷信的水平就越高。


毕竟“成年人的生活啊,除了发胖和掉头发,别的都不容易”,工作难找,房子难租,生活难过,仿佛只有锦鲤才能带来幸福的生活。

 


作者丨知微数据  

设计丨彭奥

编辑丨赵慧芳

校对丨阿犁

运营统筹丨郝昊  

策划丨谷雨 × 知微数据   

出品丨腾讯新闻

    点击查看原文
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谷雨数据
    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2:00:32

    微信号:
    简 介:



   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,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
    请邮件:admin@caup.net
    其他推荐
     

    用微信扫一扫